教育扶贫的“独山实践”-《贵州日报》

作者:招生办 发布时间:2017-11-19 09:55 点击数:82次

成人礼仪式上青春的活力气息。

独山兴农中学全景鸟瞰。
贫困县困中思变,引入外地优质教育资源联手办学,四年苦心孤诣,山区教育实现“翻转”,缔造了令人称奇的——
 
教育扶贫的“独山实践”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7年11月18日    来源:贵州日报
马  刚
思 变:贫困县也要办大教育不是异想天开
贫困,是压在独山县人民头上多年的一顶厚厚的帽子。
长期以来,这个远在西南边陲,只有35万人口,“十一五”末全县财政收入不足3个亿的国家级贫困县经历了发展地方教育的切肤之痛——
由于基础条件差,教育发展水平低,过半中考优秀生源流向周边城市。2012年,独山县中考成绩前100名学生中就有76人、前500名就有280人到黔南州都匀市、贵阳市或者省外城市读高中,留存县内的中等生数量却逐年增加,独山高中教育陷入了困境。
一时间,独山教师工作积极性严重受挫,老百姓普遍对独山教育失望悲观。
落后地区要奋力追赶实现“后发效应”,必须坚持优先发展教育。教育问题既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助推器”,又是事关社会公平的重大民生问题,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的贫困群众,迫切希望通过教育改变下一代生存和发展的状态,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不再把贫困传递给下一代。
期望紧迫,追赶的步伐却无比艰辛。政府作出“送出去”的决策,选拔输送近百名优质生源前往广东等发达省份接受教育;民间更是普遍横下心将孩子送到外地就读。然而,薄弱贫瘠的独山教育实情,让这两种选择收效甚微。
“办让老百姓真正满意的教育”,成了摆在独山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案头的一件大事。
“十一五”末,独山县确立了科教兴县战略,希望通过县域教育改革的一揽子计划,大刀阔斧破解教育发展滞后的瓶颈。2010年底,时任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在全省教育工作会指出:要用两个五年的时间把贵州的教育搞上去,力争达到全国平均水平。在推进教育改革创新方面,专门指出,如果我省各市、州、地都能有1至2所贵阳市白云兴农中学那样的民办中学,我省教育发展就会呈现出新气象。
消息传来,让在困境中苦苦探索的独山县为之一振,深化教育改革看到了新的曙光。
彼时的兴农中学,通过多年积淀,实施把城乡贫困优秀学生和中等生混合编班、“优差相帮”的中等生办学策略,教育教学成绩逐年稳步提升,取得了显著的办学成效,从农家小院办学成长为闻名遐迩的省级二类示范性高中,在全社会享有良好声誉。
2013年,独山县委书记潘志立带着四大班子成员,数次赴省城贵阳市考察多所名校,他们发现,以“中等生策略”为办学理念的白云兴农中学,实施优差相帮、贫富相济的教育教学原则,把一批批被忽略的中差生培养成才,这样的学校最适合独山的实际。反复权衡比较后,最终作出引入民办的贵阳市白云兴农中学的优质教育资源进行合作办学的大胆构想。
破 题:民办“领办”公办高中的县域教育改革“试水”
2013年5月,正值贵阳市白云兴农中学高三学子夜以继日、苦心孤诣决战高考的关键时期。兴农中学会议室里,面对独山县主要领导发出“接手一所公办学校,办成兴农中学分校”的邀请,一场关于办还是不办的论证同样牵动人心。
办。此时的校长蒲邦顺已经72岁,精力有限,兴农中学在校生规模已逾6000人,办学压力不小,况且入主贫困县办学成败与否对于兴农中学考验不小。
不办。从农家小院办学,大门敞向贫困农家子弟,经历过用粮食、蔬菜等农作物充抵学费的艰难办学历程的兴农中学为民初心何处安放?
最终,在独山县主要领导迫切发展县域教育、实现独山民办教育零的突破、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上优质高中的赤诚之心和诚邀之情下,年过七旬的蒲邦顺校长力排众议,决定接受合作邀请,让兴农中学的办学经验惠及更多贫困地区农村和少数民族学生。
“我是农民的儿子,我深知教育对于贫困家庭的意义,兴农中学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也要做改革开放的贡献者,有这么多敢于担当的领导,有这么多质朴可爱的学生,岂能不办?”回忆起当年的片段,蒲邦顺动情地说。
赴独山办学的决定很快得到了时任贵阳市委副书记、市长李再勇的支持,他肯定并鼓励兴农中学要对像独山县这样的少数民族边远地区教育改革给予大力扶持。
独山县迅速为这一合作进行了史无前例的大胆创新。2013年合作伊始,县政府就决定为即将兴办的学校免费提供280亩校园和约8万平方米的崭新校舍,同时挂出“独山县兴农中学”、“独山民族中学”两块牌子,明确学校性质为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混合所有制民办学校,由贵阳市兴农中学领办,享有人事、财务、招生等办学自主权。
按照双方签署的《合作办学协议书》,独山县提供的合作办学的优厚条件具体包括——独山县提供可无偿使用30年的校舍、配套设施、设备及图书等;新学校聘用在编在岗的独山县教师,一旦解聘,由县政府另行安排工作;学校办学前12年,按照在编教师财政工资拨付学校,12年后由学校自行解决,学生学费仅为纯民办的贵阳市白云兴农中学的1/6左右,让大多数学生可以进得去、读得起。
这种混合所有制的合作办学方式,保证了独山县兴农中学既享有民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又享有与公办学校同等办学的权利。
从事教育管理工作已经长达30余年的蒲邦顺校长,将此次合作办学作为一次教育改革试验,目的是为找到“解决贵州本土教师紧缺瓶颈的治本之法”。他信心满满地说,独山县兴农中学的办学成果,将可看作民办教育“对贵州教育改革做出的最大贡献”。

学校举办的成人礼仪式上,学生宣读成人誓词。

蒲邦顺校长和学生们在一起。

 
 起 航:创新理念内部挖潜打赢教育翻身仗
“只有精神的力量,才可以创造奇迹。”这是蒲邦顺校长的人生信条。
面对中考成绩和高考成绩的巨大落差,面对老百姓对独山教师不信任的思维惯性,独山分校能有什么作为?蒲邦顺知道,县委、县政府领导在看着他,老百姓也在期待着他,看兴农中学究竟如何作为!
变。兴农中学蒲邦顺校长向独山分校传授教育思想和办学经验。两地兴农中学在教育教学上高度同步,通过教学交流、师生互访、同卷考试、统一改卷、共同评卷,共享优质教育资源。
不变。贵阳市兴农中学并没有直接向独山县输出师资,除蒲邦顺和十几名江苏海安支教教师外,学校的副校长和中层干部、任课教师全部是从本县高中教师中招聘。自主招收的高一年级学生加上从独山县高级中学各分流9个班组成的高二、高三年级,1448名学生成为这所封闭、寄宿制普通高中的首期学生。
山还是那座山,人还是那些人。面对社会的疑虑,蒲邦顺校长有他独到的见解。“我到贫困县领办高中教育,解决的是学生就近入学问题,让本地家长安心工作、外出家长安心务工,真正通过教育实现拔掉穷根的目的。如果花高薪请外教,不但增加了政府负担和学生家庭负担,也丧失了办学的初衷。兴农中学绝不向独山分校收取任何一分经济利益。”
蒲邦顺校长相信:“外来的和尚不是救世主。只要改革现有的机制体制,通过科学的教学管理调动了教师的积极性,树立了他们的职业自信,独山县本土教师完全能够胜任教育教学任务,让每一名学生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
依靠灌输先进的教育理念,挖掘本土教师力量的潜力,坚决打赢这一场教育翻身仗,“独山现象”引人瞩目。独山县教育局常务副局长华磊见证了独山县兴农中学创办近4年以来发生的变化,先后有8名同学被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录取,60余名同学被复旦、人大等全国“十大名校”录取,一本上线率、二本上线率稳居黔南州县市第一名。
“通过领办,实现的是机制、理念的输送。”曾在全国多地开展教育扶贫调研活动的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发展与改革研究所所长吴霓认为,独山兴农中学的改革实践,是政府通过政策引导优质民办教育资源参与教育扶贫的典型案例,是贫困地区教育实现跨越式发展的生动样本。
情 怀:不忘初心为民兴农志比金坚
“我们不是富二代,但我们可以用知识改变命运……一个人可以长得不漂亮,但是一定要活得漂亮……”走在独山兴农中学校园内,我们很容易被这样独具个性的标语所吸引。宽敞平坦的“尊师道”,整洁干净的校舍,朝气蓬勃的师生,无一不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正在不断成长、昂扬向上、追求卓越的新兴校园。
会考、高考成绩的飞跃自然让家长们欣喜,但让人更加欣喜的是教师队伍精神状态的改变、中等生发展空间的扩展以及老百姓对教师、教育事业的认可和尊重。
“作为一名年轻的‘老教师’,我曾经是拒绝到兴农教学的,但转念一想,既然是新鲜事物,一定会有不一样的改观,我决定试一试。”已经在独山县民族中学从教29年的周开霞说,从以前干好干坏一个样儿,到现在老师们处处比着干、在兴农中学干,既成就了学生,也成长了自己。如今,在独山县,每当介绍自己是“兴农中学的老师”,她能够感受到旁人眼中的“羡慕”。
教育是最大的民生,是斩断贫困代际的重要手段。在独山兴农中学目前的2047名学生中,建档立卡贫困学生就有311人,除了对贫困学生进行减免学费和大量资助,他们的成长同样牵动人心。
殷秀昌老师对此感触颇深。就在去年,她接手了一个“烫手山芋”,担任因为人事调动而缺少班主任的高三(3)班。全班63人,贫困学生就有20人,班级管理一时间松散无序,学生情绪低落,半个学期就要高考了,怎么办?殷秀昌老师没有放弃孩子们,她一边为孩子们打气“不到高考最后一科结束的钟声响起,一切都有可能”,一边调整班级座位座次,真正实现了“优差相帮”,一同进步。高考结束后,这个在家长们眼里连二本都不敢奢望的班集体全部上了本科线,考上一本的就有30多个学生。“看着孩子们那一张张真挚的笑脸,我真切感受到,一个贫困孩子考上大学,改变的是一代人的命运。”殷秀昌老师感言。
“不放弃任何一个孩子”的全纳性教育、“贫富相济,优差相帮”的学生配置模式、符合个性发展的差异化教育、实现教师资源优化组合分配的“柜台理论”,这些源于蒲邦顺校长的教育理念,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独山兴农中学的教师,又深刻影响着每一个学生。
不忘初心,有着思变和求实精神的独山县决策层勒紧裤腰带,许下“穷县也要办大教育”的诺誓,保持定力,大胆革新,引入优质教育资源联合办学,走出了一条适合经济转型、城镇化推进的教育之路。
不忘初心,蒲邦顺校长每月仅从学校领取1200元的津贴,为让孩子们吃得饱、吃得好,还斥资为学校建起了自办食堂,修缮了多处硬件设施,创新了贫困地区教育精准扶贫的实践,为“办人民满意的教育”提供了鲜活的成功案例。
教育扶贫的“独山实践”并非一枝独秀,在独山兴农中学的示范带动下,独山县深化教育改革的一揽子工程正在逐渐显现成效。数据最有说服力,全县高中毛入学率已由2011年的40%提高到了92%,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了96%,学前三年幼儿入园率从2011年的30%提高到了90%。
独山县委书记潘志立感慨地说:“这一条行之有效的教育脱贫之路解放了一代人因贫困而落后的思想,独山县的下一代不会再因为教育而吃亏了!”
我们相信,这场让人耳目一新的深化教育改革实践,还将走得更深、更远。